毕尔巴鄂竞技vs西班牙人比赛分析
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 點擊換一張 注 冊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廉潔薈萃 >> 廉政文鑒 >> 正文內容

對黨忠誠的賀龍
 文章來源: 中國紀檢監察報   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10日
  

 

  賀龍,無產階級革命家、軍事家,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創始人和主要領導者之一。毛澤東曾評價他:“對黨忠誠,對敵斗爭堅決,聯系群眾。”

  “我完全聽共產黨的話!要我怎樣干就怎樣干!”

  1927年,白色恐怖籠罩整個中國。在共產黨最危難時刻,當時尚不是共產黨員的賀龍毅然站在共產黨一邊。6月中旬,賀龍就任國民革命軍暫編第二十軍軍長。6月底,賀龍在漢口俄租界鮑羅廷公館,結識了許多中共要人。

  7月初,周恩來在周逸群的陪同下會見了賀龍。這是他倆的首次晤面。賀龍緊握周恩來的手說:“你的大名,我早就曉得。逸群對你欽佩得很呢。如今見面勝似聞名嘍。”周恩來說:“疾風知勁草,我們對你是很欽佩的。”談話中,周恩來分析了形勢,談了共產黨對時局的看法,精辟的見解使賀龍深受啟發。

  7月20日,中共中央決定在南昌舉行武裝起義。23日,賀龍率部從鄂東抵達九江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譚平山會見了賀龍。譚平山認真又嚴肅地說:“共產黨決定開展獨立的軍事行動,希望你率二十軍和我們一起行動。”賀龍說:“好!信任我賀龍,我當然唯命是從。”譚平山興奮地說:“我要謝謝你!有二十軍參加,就更有把握勝利了。”賀龍則說:“誰也莫謝誰,我們大家一條心,為中國工農做一點點子事情嘛!”

  26日,賀龍率部抵達南昌。28日,南昌起義前委書記周恩來到設在子固路的第二十軍指揮部去看賀龍。他緊握賀龍的手說:“我來拜訪你,不是禮節性的。開門見山,我是找你商量起義計劃的,我們立刻就談行嗎?”賀龍點頭道:“好極了!我洗耳恭聽。”周恩來大笑:“洗耳恭聽是不夠的,你是大將軍,光動耳朵怎么成?還是要動手動腳動槍動炮呢!”賀龍也笑了。周恩來當即把起義計劃告訴了賀龍,征求其意見。賀龍毫不猶豫:“我完全聽共產黨的話!要我怎樣干就怎樣干!”周恩來點了點頭說:“共產黨對你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黨的前委委任你為起義軍總指揮!”

  賀龍一怔,訥訥地說:“我還沒有入黨……”周恩來盯著賀龍:“你看,你剛剛講過完全聽共產黨的命令,怎么第一個命令就不聽?”聽了這話,賀龍非常激動,立即行了個軍禮說:“好,我堅決服從!”周恩來當即以前委名義任命賀龍為起義軍總指揮。

  31日下午2時,賀龍在第二十軍指揮部召集團以上軍官開會,他說:“今天召集大家來,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談。大家都知道,國民黨已經叛變了革命,國民黨已經死了。我們今天要重新樹立起革命的旗幟,反對反動政府。”停頓片刻,賀龍以冷峻目光掃視會場,繼續說,“根據共產黨的命令,我決定帶部隊起義。你們愿意跟我走的,我們一塊革命;不愿意跟我走的,可以離開部隊。”賀龍講話擲地有聲。軍官們當即表示:“軍長決定怎么辦就怎么辦,我們堅決跟著走!”賀龍高興地說:“好!從今以后,我們要聽共產黨的領導,絕對服從共產黨的命令。”

  8月1日凌晨2時,周恩來下達了戰斗命令。經過4小時激戰,南昌起義取得了勝利。不久后,賀龍在瑞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“組織上對賀龍同志是很了解的,他由一個貧苦農民經過斗爭,成為國民革命軍暫編第二十軍軍長很不容易。多年來,他積極追求真理,是經過考驗的,是信得過的。”周恩來在入黨儀式上深情地說:“賀龍同志是一個好同志。”

  “我們堅決為黨的統一而斗爭”

  1936年7月1日,賀龍、任弼時等率領的紅二、六軍團與紅四方面軍在四川甘孜勝利會師。當晚,賀龍、任弼時見到了紅軍總司令朱德。歷經數年浴血征戰,久別重逢,自然分外親切。朱德把紅一方面軍與紅四方面軍會師的情況、分歧以及張國燾另立“中央”,分裂黨、分裂紅軍的活動,詳細告知了賀龍等人。朱德還給賀龍他們看了中央政治局兩河口會議、毛爾蓋會議的文件以及中央嚴令張國燾率部北上的電報。朱德沉重地說:“看來,一場嚴重的斗爭是不可避免了。”

  會師的第二天,召開慶祝大會。張國燾作為紅軍總政委坐在主席臺上,賀龍就坐在他一旁。張國燾剛起身準備講話,賀龍就半開玩笑地跟他說了一句悄悄話:“國燾啊,只講團結,莫講分裂,不然,小心老子打你的黑槍。”張國燾沒敢講不利團結的話。后來,賀龍說:“我哪里會打他的黑槍,他自己心里有鬼嘛!”

  7月5日,根據中央軍委命令,紅二、六軍團改編為紅二方面軍,賀龍任總指揮,任弼時任政委。不久,因工作需要,任弼時隨朱德和張國燾率領的紅軍總司令部一起行動,暫與賀龍分開。8月9日,任弼時在給賀龍、蕭克等人的信中說,“為促進三個方面軍會師及會師后的大團結,我已建議中共中央在會師后召開六屆六中全會以解決團結、統一問題……紅二方面軍立即為大會師做政治動員和進行一切必要的準備工作。”賀龍等立即復電任弼時:“我們完全同意你對過去黨內斗爭所采取的立場。我們堅決為黨的統一而斗爭。”

  在紅軍將領及廣大紅軍戰士的共同反對下,張國燾最終同意北上。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后,周恩來曾問賀龍:“三個方面軍會合后怎么辦?”賀龍說:“統一歸彭(指彭德懷)指揮吧!”后來,賀龍談起此事時說,那是我們紅二方面軍再次表示擁護中央。

  在這場反分裂主義斗爭中,賀龍旗幟鮮明,態度堅決,立場堅定,為紅軍主力勝利會師作出了重大貢獻。多年后,朱德講:“賀老總對付張國燾很有辦法,不爭不吵,向他要人要槍要子彈……張國燾對弼時、賀龍都有些害怕呢!一起北上會合中央,賀老總是有大功的!”

  “任何時候,我們不能忘記全局”

  賀龍忠誠于黨的事業。他常講,黨性不是抽象的東西,而是體現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之中。抗戰的相持階段,因敵人嚴密封鎖,各根據地物資匱乏。中共中央要求,賀(龍)、關(向應)將整個晉西北及綏遠,南起汾離公路,北至大青山脈化為鞏固的根據地,建立西北與華北的戰略樞紐。

  賀龍明白,這是中共中央的一項重大戰略部署。他常對部下說,晉西北是陜甘寧邊區的屏障,是黨中央與敵后各根據地聯系的樞紐,有著重要的戰略地位。黨中央派我們來到這里,我們就要在這里扎下根來,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也要保護好黨中央。

  1940年1月,賀龍派120師供給部部長范子瑜去大青山地區,通過發展生產、動員捐助、購買等方式籌措物資。當年下半年,范子瑜帶回了不少銀元。這時的黨中央機關,經費極其緊張。晉西北也面臨同樣困難。

  即便如此,賀龍首先想到的是支援黨中央。他果斷決定:從自己部隊生產的有限物資中拿出三分之二連夜送到延安。范子瑜說:“好不容易弄來的這點錢還不夠晉西北急用呢!”師供給部另一位部長陳希云著急了,他說:“眼下晉西北急需用錢,送走那么多,自己怎么辦?我們部隊還沒有過冬的棉衣呢!”賀龍看了他一眼說:“你要頭,還是要身子?”

  在賀龍看來,支持黨中央,支持延安,是義不容辭的任務。整個抗戰期間,由賀龍從晉綏地區向延安輸送的物資不計其數。賀龍說:“中央有困難,就是我們的困難,任何時候,我們不能忘記全局,不能忘記應該首先幫助中央克服困難。” (戴和杰 何劍芳)

 

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 | 網站地圖

主辦單位:中共攀枝花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 技術支持:四川志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ICP備案號:蜀ICP備12021248

毕尔巴鄂竞技vs西班牙人比赛分析 我乐时时彩计划怎么不更新了 怎么买e球彩进球数 男色风新浪博客 交流群三分pk10精准在线计划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幸运28秘诀 中国福网老时时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l 宝贝计划官网客户端 u娱乐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免费金币二八杠游戏下载 彩霸王六肖资料 加盟福利彩票要多少钱